字数:1109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  〝阿~ 好累……〞终於从大阪回来了……1/ 4~ 1/ 16  为了帮我鱼干女+ 腐女的妹妹整理行李,专程跑到日本去。没看错,也真的不虚此行,累死,一直走路腿都快断了……虽然终於甩掉妹妹,一个人冒险闯地铁到处玩,也如愿与一位可爱日本妹纸上了床,一夜情吗?不知道。全场都有戴套,为了彼此安全。  超正。身材好,服务周到,温驯有礼。比很多AV女优正,在排名内绝对前10名内。但……我居然还是依然没射出来。全程30分钟+ 一节15分钟……忍了7天还是不能。害我一直跟美眉思哩妈ㄙㄟˋ闷爆!好啦!废话不多说。  日本行13天的忍耐,因为一直跟老妹睡同一张床,害我不能打手枪QAQ、今晚收拾了一下行李,想看看院里网友的回覆了。别误会,虽然我的色文都很变态,但不可能真的吃了自己家人。这样就过分了。而且我也〝完全〞没兴趣。讨厌傲娇。  在回来台湾的前一天(1/ 1507:44),收到来自名为帅大鵰的邀约站内信件,「你好需要单男」!!!???简单几个字,撼动小弟整颗心……扑通扑通地一直跳。好紧张好紧张啊!!真的是情侣夫妻邀约吗?会不会骗人?该怎办?怎样回覆才不会被讨厌?千头万绪,记得最后简单回覆「您好哪里人呢?我台南目前在xx工作」  1/ 16下午13:41(日本时间+ 1hr),再次收到帅大鵰的来函:「白天还是哪个时间你ok」。正在机场等机,准备回台湾的我,原本怅然若失的心情,突然又有了莫名期待。  「我六日都要忙上班,应该平日才有空,所以,可能因为这样,才都没人约吧。」记得我是这样打的。  「xxxxxxxxx你加微信,我女友喜欢就再连络」这是18号台湾时间14点19分传来的。  休息了一天,体力恢复了不少,但刚打过手枪阿……虽然心中还是有些惴惴不安,但色大胆大如我,还是决心闯一闯,狠下心传了我的微信,更改一下去日本前的大头照。  管他龙潭虎穴……冲啊!等等……先准备个镇暴枪、战术笔之类的好了……孬了……  【我通过了你的朋友验证请求,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聊天了】2018。01。1902:00(凌晨)  「哈啰」对方。  「嗨」我。  「现在想爱爱」萤幕那方。等等……这好像之前诈骗之类的惯用开头!?(现在想想,当初的胡乱脑补,真对不起姊姊QAQ、)  「要陪我吗?」哇……这……大半夜的……嫌疑越来越大?  「你们好~ 你是嫂子?还是大哥?」我故作镇定地先试探一下。  「嫂子」糟糕……我是跟大哥联络上的,怎会是女生?这有句话说得好,〝免钱的最贵〞我该不会……QAQ|||  「嫂子……我想……可惜白天才有空~ 、」找个藉口先推辞一下好惹= ……=+但真的是白天才有空。  「所以你已婚?」这什么答非所问啊?  「未婚单身因为现在上班中」怕怕……  「现在请假出来?」姊姊如此诱惑地说着,但当下真心觉得87% 是仙人跳QAQ、我应该不会这么幸运吧?  突然传来→〝本人图片〞这……这真的是本人吗?好美好性感,有些像港星邓紫琪,同样有双美丽的笑眼。  「没人代班呢唉唉唉可惜」真的没人代我班,半夜都一个人的。  「嫂子美美哒」巴结一下~ 真假都不能问,但巴结还是要的XD  「真的吗?」姊姊说。  「我是姐姐来吧」  「现在想要,没人陪我」  「在安平」姊姊说。  我思绪还在转,头昏脑胀,没注意小姊姊连发了讯息。回了句「都不知道小姊姊你在哪儿大哥呢?」想说先确认一下大哥在哪。  「好近呢」怎这么巧?刚好在附近。  「大哥在旁边,这样刺激吗?」  「你在哪?要来吗」  「想跟你爱爱」  「??」  「快决定」  等等等等……这连发的讯息……也太急色?不可能……这……这……  「现在不行啦~ 没人代班,都在睡觉,小姊姊找大哥先。」我试图婉拒,也不想失去机会。於是忙了一下,我又回覆「刚刚就在忙了,所以没回应。」  「你在哪上班?」  「XXXX」  「哪一间?」哇QQ身家调查?  「所以,只能哀怨睡觉?」小姊姊哀怨地回讯。  「XX的某间,先当作秘密。改天白天有空再约好不好?」  「不好意思呢~ 」我当下觉得120% 是仙人跳了……  「可是现在很想要」小姊姊继续诱惑,大头的理智已经快被小头佔领了QAQ、  「我也想要呀~ 至少小姊姊你有大哥可以降火,我没有洞可以发泄QAQ」靠……我怎说出这么露骨的话?  「先忙了,有客人来了。」真的有客人。  「大哥喝醉阵亡了」  「你怎么可能没女友?」  「真的没女友……」~ 、因为被甩了,有些院友知道……  ……  那天,对话就这样突然结束。我想,我失去了一个机会啦~ 算了,最多就是尻枪一辈子……  ===================================  隔天1月19号。一个小小的传错讯息的误会,再度将我们仨人间的缘分,系在一起。  「你有打给我啊?刚刚忙去了。」小姊姊打了WeChat的电话给我,那时我还不太会用微信,不知道可以打电话。  「现在开车要去安平帮老闆办事。」  「要见面吗?」咦?早上还真的打来了?而且还问要不要见面?难道是真姊姊?  不是假姊姊?我一下有了信心。  「忙完了,都可,只怕无法待久,最近一堆事」我两个小时后才回覆。刚从日本回来,的确很多事要交接,要加班的。  「现在要带小朋友去看牙医,怕你太赶,下次吧!」  不会吧!?原来是真的?而且是位人妻呢!?哇!  「有要来跟我说」  「嗯嗯……真的对姊姊不好意思~ 、」  「你几年次啊?」姊姊问。  「我是不赶,就是老闆一打来就会赶了。」唉……  「80年次」  「还好,没大你很多。」其实小姊姊看起来20出头,根本我还怕叫错了QQ  「我最快要16:30以后才有空」小姊姊说。  「那安平哪儿?现在过去会不会……姊姊你的孩子会在?」  「我也许可以现在开车过去,我在XXXX3C商场」我决定一试,最多全副武装~  「他看完牙医会去安亲班」  「我先骑车」少妇姊姊正在骑车。  「嗯嗯……依姊姊意愿,你忙。」  「不好意思,要改天了。」姊姊说着,我心里痒痒却无可奈何。  「走不开。」少妇姊姊再次重击我的心QQ  「没事……是我拖太久了,那我回去上班啰?」  唉……87% 以为的仙人跳,瞬间87% 真实少妇姊姊的兴奋……又瞬间掉落87层地狱的感受QAQ、你们明白吗?都不知道我是怎么开车的,还开错了路,准备要绕了回去。  「走了吗?」  「要不要来我家聊聊?」眼角余光看了看手机的讯息提示,好险有看到。  「还没。」赶紧路边停好车才回覆,以免出车祸。  「你google看看要多久可以到」  「10分!」我斩钉截铁,誓死如归,从容就义,义不容辞,慷慨激昂。没事……  太兴奋的意思。  「好,你来。」讯息那端好似也下了一个重大决心般地回讯。  乔个停车格又多花了10分……惨……第一次见面就如此这般不守时……  「我到了,进去吗?」「不用」「嗯嗯……在门口,没进去。」「我下去,等我一下」「好的⊙⊙」「不……不……不会吧?是在这栋高级住宅区里面?心中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静静等待,听着耳机。  ===================================  「你好~ 」一声清脆银铃般的问候,从我耳边传来。  「啊……你好……上……上去吗?」只见一位打扮时髦的少妇,身穿包臀短裙,连同上衣同样地深色,洋溢着成熟女人的抚媚与专业。  「嗯……你当作是我的客户,要来看房子的就好。」小姊姊悄声说。  「嗯嗯……好……」差点同手同脚。  呆若木鸡点了点头,声若细纹,也忘了防备前面的姊姊有何企图。应该说早已忘了,着迷地看着前方娇小却又成熟抚媚的长发,发尾带点象徵姊姊的卷俏;一双美腿,深色丝袜像个企图遮掩、保护、保暖的功用,实则频频呼唤身后伪君子真色狼内心的魔鬼,随时准备将它撕破,点缀出一圈一圈肉色肌肤。再慢慢啃食慢慢舔弄。  进了小姊姊的家……礼貌性对着空气问了声〝打扰了〞,却不希望有其他人回应,我拉回现实,全身毛细孔时时刻刻警戒着身边空气。我果然还是色大胆小啊……  记性不好,又紧张,聊了些什么?小姊姊警觉性地拉上落地窗帘,亲切又带点小紧张地问我要不要喝水,家里没准备饮料。我说没关系。小姊姊又问我几岁?在哪工作?有没有女友?我说没有。也说我太幼齿,感觉自己好像在欺负小弟弟,我心里想,不准说我〝小〞。  小姊姊频频夸口说我年轻,可小姊姊一双迷人笑眼,像极了港星邓紫棋,让我想起最近开始喜欢上邓紫棋的一首歌,不是《泡沫》,也不是《光年之外》。《於是》道尽了所有思念……於是我……瞬眼之间,着迷了,不是色情的,是喜欢的。  https:// www。youtube。com/ watch?v= 0tGgnh6F1YI  中途因为我的闷骚,或是装乖,乾了几次,小姊姊接电话的瞬间,我喘了口气,认真观察格局,有家庭照,丈夫从事XX……看来应该是OK吧?九成安全。  聊了半小时左右,还聊到我去日本玩。  「时间可能不够了,我等等六点就要接孩子了。哈……你别紧张,今天可以聊聊就好,下次大家比较有空,也可以再约出来。」小姊姊看出了我心里一丝丝的失落,安慰着。  「啊?我以为今天只是聊聊……」我说着违心之言。  「你看起来太年轻了,我都感觉自己好像犯罪了。」小姊姊,其实我才感觉自己像在犯罪,诱拐少妻的罪。  其实,我比较有NTR情节。今天这个反主为客的场面,真的是第一次。小姊姊移动了臀部,坐近了些,沙发陷了下去。身边飘着淡淡的,象徵成熟,象徵性感,会打扮的女人的香水味道。多么撩人……  我转过头看了看姊……姊闭上眼〝唔……〞我被强吻了,这……立即吻了回去,好久没享受亲吻的感受,一阵温软湿润,小姊姊的香舌与我互相纠葛,逐渐软了瘫了,可我越加兴奋,两手不受控制地想钻进姊的胸部取暖。  〝唔嗯~嗯嗯嗯嗯嗯…〞  捏了捏姊姊软嫩Q弹的乳房,偶而夹了一下突起勃起的奶头;小姊姊也用香舌回应我,吸允得更加卖力。谷阿莫说,这叫做〝拿舌头互相狂甩对方嘴唇〞XD 好吧…不好笑。睁眼看了看小姊姊,小姊姊双颊微微泛红,张口微微娇喘,淫糜的气息扑面而来…  我按耐不住,右手伸进小姊姊的裤袜,我的习惯是手指先朝着内裤凹陷处来回抚摸,摩娑,挑逗,弄湿那片小小的内裤,小巧贴身的内裤被姊姊的淫水浸湿…姊的呻吟声有些隐忍,紧闭嘴唇,发出〝呜呜呜呜呜…〞的喘息,也许害怕被外人听见,也可能因害羞而不愿放声淫叫。但却意外地很有催情效果。  「唔嘤…不要…呜呜呜呜呜…慢点…轻点…」我将手伸进内裤,撩起一池春水,小姊姊小腹凸起,似乎不太适应我的手掌触感,敏感地一抖一抖,也似迎合手指一般,性感美臀上下摆动……  我一边吻着姊性感的唇,手指勾住那颗小小的突起,一根、两根地来回撩拨。姊似乎无法承受如此挑弄,渐渐地语无伦次,杏口微张,歇斯底里起来。一双长腿也僵直地内八夹着,脚趾蜷曲着似是准备迎合即将到来的高潮…  「呜~~~啊啊啊啊啊…不要…慢点…姊受不了~唔~呜呜呜呜…呜啊~~」  小姊姊喷了…喷了我满手。我满足的将手指伸了进去抠了抠,似乎在宣示主权。  「你好坏…」「什么?」我故作镇定。  「我要你进来…」姊满脸潮红,摊软在刚刚与我闲聊的沙发上,半瞇着眼,我扑了上去,强抢民女,隔壁老王,近水楼台,肥水落入外人田……  小姊姊任由我蜕去挂在腿上的裤袜,丢了仅剩的遮羞布,我拿着闻了一下小内裤,骚得让人不由自主偷偷舔了一下,不腥,就是有点鹹……  「啊!变态…」姊作势起身与我抢夺,我立即丢了个完美的抛物线。吻了回去。  一边与姊互甩舌头,不是啦!?、  一边与姊耳鬓廝磨,一边亲吻着姊的耳垂,额头,眼睛,鼻子,散发半熟女人香气的脖子、锁骨…能令一个男人瞬间回到宝宝口腔期的乳房、乳头…我兴奋得不能自己,小姊姊一定也是…  因为我能感受到小姊姊双腿间的软嫩,一直在磨着我一边亲热一边脱去衣物后的阴茎,肉冠部位一直顶着姊的阴唇,时而顶到敏感的突起,姊便不由自主地发出闷哼声…  〝嗯…姊…我可以…进去吗?〞  〝可以…进来吧…〞  姊美丽的双瞳瞇成一条美丽的弧线,一双狐媚笑眼迷濛,撩着我的心。此刻没有理性,没有逻辑,只想原始的冲动……我不停吻着姊,不让她有任何思考余地,两手挑逗着姊敏感的乳肉,手指故意一下又一下拨弄着勃起的乳头,不受控的肉棒前后来回摩娑着姊的阴唇。姊不由自主地勾起双腿,既淫荡又性感,迎合着即将填满的空虚。               〝噗滋〞  〝嗯啊~!〞我挺着肉棒,凭着感受,抵着姊的蜜穴口,一点一点挺进,龟头整颗埋入,被温软的蜜穴包覆,吞噬;姊满足地仰起了头,没忍住的呻吟,宣示我的胜利。  〝唔嗯…啊…等…等等…〞我正准备继续长驱直入…姊埋首於我的耳边。  〝嗯?怎么?〞  〝戴套…你没戴套…〞  〝真的要戴?射在外面好不好?〞我故意挺了挺腰,肉棒滑进去了半截。  「呜啊~嗯嗯嗯嗯嗯~停…停下…真的…呜嗯…不要乱动…你好坏…要戴…」  「嗯…好的。」姊紧抓着最后一丝理智线,双手坚持推着我的腰,不让我继续挺进,抽插。我也怕被讨厌,赶紧抽了出来,知趣的应了一声。  慌慌张张套好套子,扛好双腿,将阴茎再度捅进小姊姊的蜜穴中,尽根没入。〝婀(ㄜ)…〞了一声长声,仰头喘息,似是久逢甘霖,或是正在适应这根不熟悉的肉棒,呻吟中带点羞涩,掺点情色…  「呜呜…好胀!呜呜呜…呜嗯…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弟弟…慢点…太刺激了…」小姊姊左右摇晃着脑袋,一头秀发凌乱中性感,两手紧抓着我的手臂,指甲深陷肉里,痛觉使我更加卖力,努力,奋力的〝啪啪啪…啪啪啪…〞疯狂地撞击小姊姊富有弹性又滑嫩的臀部。  「呜呜呜呜呜…」  「姊…舒服吗?喝喝喝喝喝…」  我放慢速度,留了半根肉棒在外,再用力撞击,九浅一深,或是整根肉棒抽出再捅入肉穴,慢慢调戏着小姊姊。  「呜…舒服…快…给我…好舒服…唔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嗯?怎么慢下来了?ㄜ啊?讨厌…好坏…好坏呀…呜呜呜呜呜…」小姊姊情欲高涨,腰肢乱颤,两只美腿也在空气中前后晃动,让我愈加兴奋不已。  「姊…我们换个姿势吧?」我小声在姊的耳边说着。  「嗯?好哦…」姊慵懒地翻了身,娴熟地趴在沙发上,双膝跪着。  「哇…好美的屁股…」我惊叹且粗鲁的评论。  「说什么呢?」小姊姊缩了缩臀部,小小脑羞,准备就想翻过身来。  「没什么,真心漂亮。」我抓紧腰肢不让姊动弹。  「还说!呜啊…呜呜呜呜呜…」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啊…好紧…〞肉棒再度插入小姊姊的美穴,被包覆的紧实感,让我忘却我们之间还隔着一层套子。  从后面抓着小姊姊的奶子真的很爽,勃起的乳头搔痒我的手心,让人忍不住揉捏了几把,可惜只有两只手,顾得了前,就顾不了后。  抓够本了,就往大腿处滑去,〝我天!好滑好嫩!〞一点都看不出来是位有一个孩子的少妇的双腿,吹弹可破的细緻像是涂上一层乳液后的皮肤,本身就超爱蜜大腿而讨厌鸟仔脚的我,姊一双美腿勾勒出来的肉感弧线,深深吸引着我。根本宛若少女,刚刚扛着姊的腿,居然没发现?  啊!我知道了!因为套着丝袜,单宁数应该有100D?厚丝保暖。加上我又紧张,所以没发现姊有一双宛若少女一般修长美腿。  〝蜜大腿赛高!〞心里偷偷暗自兴奋。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呜嗯…呜呜呜呜呜…等等…慢点…慢…慢点…姊姊我受不了了…婀婀婀婀婀婀…啊啊啊啊~」姊姊被我插得高潮迭起,胡言乱语,我也兴奋得不受控制,十指紧紧箝住小姊姊浑圆饱满的臀部,准备最后冲刺……  「姊…你好紧…我…我快射了…」  「好…哦…都给我…不要憋着…」〝叮咚…〞「呜嗯嗯嗯嗯…婀嗯…婀婀婀婀婀(ㄜ)…等…等等…等一下…有人…」小姊姊惊呼…急忙推着我的前后狂甩的腰…  〝叮咚叮咚…〞我也听到了!  〝糟!〞恐惧突然涌上来!怎会这么衰!你们知道我在想什么…〝X的!居然第一次就被抓X!?〞  〝嘘…我去看看是谁?你待着…〞〝好…〞我戒慎恐惧地看着门的方向。  姊赶紧整理好上衣与裙摆,内裤与内衣来不及穿上,散落在沙发与地板,我捡了起来,慌慌张张不知怎办?至少不是仙人X吗?这样安慰自己好吗?我卑鄙的只想着自己的事……  「你好?哦哦!嗨~ 林大哥~ 怎么有空来?什么事吗?」姊门开了一个小缝聊着天。锁链还挂在墙上。  「哦…我是来感谢你介绍这么棒的房子呀~ 来,这是一点心意,收着吧!」这位林大哥想必就是姊介绍的客户之一,适才聊天中,姊有表明自己是一位房仲,自己也住在这栋顶级大楼里面。  「哦~ 没关系啦!你自己留着跟老婆孩子吃呀?」小姊姊礼貌且客气地婉拒着。声音很好听。  〝其实…这是……你知道的…〞「你居然!?」这位林大哥突然悄声说话,只见小姊姊脸色一变,瞬间胀红了脸。  〝让我…进去…我就不说…知道吗?你都没穿…了…难道不是要勾引我吗?跟上次一样?〞声音断断续续的,没听清。  〝那次是喝醉…不算…反正…不可以啦!我家现在有客人…〞姊慌张地说。  〝哦?什么客人?不是新的男人?〞「你好呀~ 我是住在楼上的住户,我姓林~」邻居突然对内大声叫喊。探探虚实。  「弟…弟啦…」小姊姊紧张地说谎。  「你好啊~叫我一声林大哥就好~」林大哥不放弃,继续对客厅方向叫喊。  「哦!林大哥好~」  我深呼一口气走到姊身边,跟这位林姓先生打了声招呼。原本不想露面,但看见小姊姊这般慌张难受的样子,似乎是受到什么要胁?虽然今天第一天才认识小姊姊,但还是决定挺身而出,探敌虚实。  「嗯…你们姊弟俩…长得真不像?」林先生似乎有些泄气,家里真的有人在。可也不太服气,有些狐疑地对我们长相做了比较。  「他…长得像他妈妈!」「我像我爸啊?」小姊姊与我脱口而出,两人不同调。  「蛤?是像谁不重要,姊弟都是俊男美女,这样就好。来来,打开门一下,不然这盒塞不进去。」〝咚咚…〞林大哥提着〝心意〞敲了敲门。  「这…」小姊姊看了我一眼。我也只好使了个眼色。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啰!  「来来来,请进,都送礼来了,不喝杯茶再走怎么可以?」〝喀啦…〞我直接把门链打了开,让出一条路给林先生过。  「姊,帮林大哥到杯茶好不好?」我嘴角努了努,毕竟我第一次来到姊家,怎会知道杯子跟水壶放哪?  「喔喔~好。等等…」小姊姊回过神来,俐落地走去厨房。我想,姊应该觉得有我陪在身边,比较安心吧?  「哇~这格局真不错呢?还拍全家福呢!上次来没看到…」林大哥随意看看摆设,直截了当地坐在我旁边。〝糟!〞姊的内衣内裤我随手夹在沙发椅缝…沙发、地板上还有些刚刚小姊姊喷出来的水渍,不知会不会有什么味道飘散出来?  「哈哈!大哥跟姊是看房子认识的呀?」我赶紧坐在旁边,想着找话题让他分心。  「嗯…是啊…是啊…我跟你姊…」虽然林先生跟我说着话,但眼神时不时飘向正在到水的小姊姊方向。  「来~林先生~请喝茶~」小姊姊立马展现出一副待客的样子,散发着一股事业女强人的魅力。与一开始跟我聊天时差很多。  〝咦?〞糟糕。姊弯腰放杯子时,领口大开,没穿内衣的胸部此刻全都映入林先生眼帘。两颗饱满的奶子,我刚揉过的肉球,此刻竟全都让林先生一览无遗!  「来~坐坐…不要站着,这样我还要抬头聊天不方便。」林先生完全把这里当自己家,随口就要人坐下。  於是姊只好坐在林先生旁边,林先生坐在我们两人中间。两人聊着我听不懂的东西,总之就是一些关於新房格局、採光的问题,停车位的问题、管理费用…等等。我觉得无聊,就低头滑着自己手机,应该没事吧?我想。  聊了许久,〝啊…〞突然耳边一声惊呼。我抬头看了看姊。只见小姊姊脸色突然一变,身体扭了一下,肩膀一阵一阵抖着。  「姊?怎么了?」我还没意识过来。  「没…没事…啊?我突然想起要接儿子了!林先生,不好意思,今天聊到这好吗?」姊突然站起,指着墙上的时钟。  糟!真的已经六点半了!姊的孩子怎办?  「不是有你弟吗?我还有问题要问呢!等等忘了怎办?可以吧?」林先生似乎有意要驱赶我。我的确心里想着自己是否该离开?可姊怎办?姊的儿子怎办?  「这…他不知道在哪里…」姊慌慌张张又失去了俐落。  「怎会不知道呢?是急着赶我走?」林先生疑惑地看着我们,语气有些加重。  「不是啦!我不住这里,老家高雄,这附近不太熟。不然姊告诉我在哪,我GPS查一下就知道了,接了马上回来。好不?你们慢慢聊。」我皱一下眉,也只能如此了。希望不会太远。  「好吧!在XX路XX号XXX安亲班。名字叫XXX。我送你。」姊不知就在刚刚,泄漏了我们不熟的真相。可我也管不了这许多,只想去去就回,希望来得及。小姊姊亦步亦趋跟在我后面,小声提醒我别跟安亲班说溜了嘴,就报名字跟电话,姊等等自己打去安亲班说明要让我接送孩子。  「快点回来唷!也要注意安全~」我在门外穿鞋。姊有些担心的问候。  「放心,你姊跟大哥我只是聊聊,没事的。」林先生突然出现在小姊姊身后,立场对调,换我站在门外发呆,似乎想起了什么?  〝唔…〞门突然阖上了只剩一个小缝,姊似乎是弯着腰,满脸潮红的样子显得更加性感。  「啊!对了姊,你说叫什么安亲班?」当下我只想赶紧接了姊的孩子,赶紧回来。  「呜…是…XXX…快去吧…注意…嗯嗯…安全…喔…」小姊姊神情更加不自然,讲话断断续续,气息若有若无,听得我脸红心跳。  〝碰!〞前后微微摇晃的门突然关了起来。我愣在那里,突然一切都明白了。可太晚了,算了,当作不知道吧!这样对姊比较好,姊也不会感到丢脸,我快去快回。  ※※※※※※※※※※※※※※※※※※※※※※※※※※※※※※※※※※※  「姊~他们说要你听电话才可以接孩子。我把电话给他们听哦~」我对着电话中,微微透露出压抑过的姊的呻吟声问着。装作不知。  「嗯…好~给我儿子听…」〝慢…慢点…我要讲电话…不可以…哦~呜呜呜…〞  「妈?你怎么了?怎么声音怪怪的?这位大哥哥又是谁?是你叫他来接我的吗?」小弟弟一连串的问话,问得现场的我满头大汗。  「嗯…是哦…妈妈感冒了…身体不舒服…你赶快回来吧…呜嘤…」电话那端,小姊姊似乎这么说。  「哦~我是他老师呀!你是XXX妈妈?」「哦哦!保重身体哦!」安亲班老师突然接过手机,吓我一跳,看来应该没被发现。  「我马上就回去了唷!」「嗯嗯…好…快回来吧…」〝嘟嘟嘟…〞电话挂了。我赶紧牵了小弟弟就走。开车回去。  ※※※※※※※※※※※※※※※※※※※※※※※※※※※※※※※※※※※  〝叮咚…〞  「妈~我们回来了!」  「哦!你们回来啦?」  〝喀嚓…喀嚓…〞门锁打了开来,小姊姊如释重负地抱着迎接孩子回来,恍若许久不见的孩子般,紧搂着。  「谢谢你。」小姊姊微微抬起头,露出感激神色。也好像都知道我知道了一样,微笑着。依然散发着非一般女人的成熟婉约又抚媚撩人的气息。  「不客气…」我心虚小声回应。  「弟弟~ 你先进去写功课吧!我跟哥哥有话说一下。等等妈妈煮晚餐。」小姊姊温柔地对孩子说。羨慕这位可爱的弟弟QAQ、我很少吃过母亲煮的晚餐。  「好哦~ 」弟弟头也不回地跑了进去。  小姊姊走近我,靠近我的耳朵。〝下次,让你内射…在里面…〞说完,一手抓着我的下半身,我的小分身;一手抓着我的右手,伸入裙中抚摸小姊姊毫无阻碍的下体,温暖的肉缝与稀疏的体毛,使我瞬间勃起,硬的像根铁棍般。  〝姊…你这不是让我没办法走路吗?〞我哭笑不得。小姊姊却露出一脸狡狯,嘴角忍不住上扬,偷笑我的反应,缓缓地关了上门。  ===================================  下一章不负责预告  姊姊女友or单纯性伴侣  她的名字与她一样,也有个秋。  代表多愁善感,常常心里不踏实,急需安全感。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