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86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软弱无力的清衍静趴到在地上,不断的喘息着想要恢复一些灵力可以用来逃跑。却被两只宽大的手掌直接便抓住了娇小的玉足。  娇小的玉足掌盈盈一握,平滑的玉足背弧线平缓,五根紧闭的圆润玉足趾安静的束缚在白丝袜中,透过半透明的白丝袜,暗紫色的点钻指甲油隐约可见,如同鲜嫩的葡萄诱惑着男人的嘴巴。完美的玉足掌肉嘟嘟的,多一分则肥,少一分显瘦,在白丝袜的包裹下朦胧似幻,显得诱人无比。  「好美…好性感…」吞天魔帝痴痴的赞美着,如此完美的白丝袜玉足是他生平所见。  一时间吞天魔帝只觉口干舌燥,心火狂燃,舌尖在口中不安的躁动着,等待着白丝袜玉足趾被滋润的那一刻。  吞天魔帝捧着白丝袜玉足,激动的将脸贴了上去,整个人都陶醉了。  柔软的白丝袜带着暖暖的体温,丝滑柔软的触感荡人心弦。皮革的味道与幽香,还有一点点汗味混合在一起,全部通过白丝袜散发出来,密集的充斥在鼻尖,如同四周的空气紧紧的包围着他。吞天魔帝陶醉的闭上眼,浑身的细胞似乎都幸福的张了开来,美妙的白丝袜味道如毒品般麻痹着大脑皮层,让他飘飘欲仙,灵魂飞舞。  吞天魔帝已经陷入了疯狂,饥渴的嘴唇不断的在清衍静的白丝袜玉足上亲吻着,玉足背,玉足掌,玉足裸,当清衍静那美艳圆润的玉足趾被他含入口中时,寂寞的舌尖立刻躁动起来,狂乱的扫舔、翻卷,一遍遍的吸允、品尝,贪婪而激烈的享受着它美妙的滋味。  「放开……」清衍静感觉玉足心玉足趾被吞天魔帝温暖的舌头舔弄,一种又痒又麻的感觉从玉足心扩散开来,她柳眉微皱挣扎着,双腿蹬动,但是不管她怎么逃避,也不能躲开吞天魔帝的湿吻。吞天魔帝简直爱煞了清衍静的这对小玉足,她的玉足保养极好,看起来就像小女孩的玉足,骨架不大但肉感十足,小得比吞天魔帝的手还要短些,偏偏比例又非常匀称,他嘴上吻着,手也不停捏揉,清衍静的小玉足在他的大手里被弄出许多美丽的形状。吞天魔帝后来干脆把清衍静白丝袜包裹着的美丽玉足趾一口吞在嘴里吸吮着,轻咬着。  「嗯…好麻…好烫…哦…放开…放开我………」  「不……嗯……」随着小足上传来的痒麻感觉越来越强烈,清衍静的挣扎已经逐渐变弱,从她小巧的鼻子中传出的呼吸越来越重,她的秀美双腿也开始不自觉摩擦,她甚至朦朦胧胧感觉到自己身体深处产生一丝燥热,她从不知道,原来自己的小足也这么敏感,原来这个域外邪族的变态只是对自己小足的爱抚也能让自己产生这种羞人的感觉。看到气质高雅的清衍静羞急的表情,吞天魔帝更加兴奋,他双手一分,将清衍静的美腿用力分开,把头就埋进清衍静玉股之间,清衍静一声娇吟,赶紧把双腿并拢,可是已经迟了,随着最后一层屏障——小三角内裤被吞天魔帝「刷」的一声撕烂丢掉,清衍静已经感觉到吞天魔帝那因兴奋而呼出从火热粗重的气息直接喷到自己的蜜穴口,让她浑身一阵娇软。  清衍静努力抵抗着,却忍不住呻吟出声,身体的愉悦与清衍静的理智激烈的在脑海里冲突,势同水火。身体如同发烫的火山灼烧着,久旷的情欲也在蠢蠢欲动,清衍静的全身渗出一颗颗细小的汗珠。清衍静感觉自己快要屈服了。  看着面前美女的雪白肌肤吞天魔帝也开始更加疯狂了起来,两只大手顺着雪白的肌肤一边揉捏,一边向上攀沿,很快便抵达了大腿根部,接触到了那一层布料。  不过这层布料显然无法给吞天魔帝造成多大的阻碍,吞天魔帝仍然能够清晰地感觉到清衍静那因为自己的搓揉而已经有些微微湿润的神秘花园。  感受到这,吞天魔帝也是冷笑一声,随即伸出两根手指不断地撩拨着那两片花瓣,并不时地将两片花瓣挤压在一起。  「嗯…好…好痒…好…好舒服…嗯…」清衍静终于忍受不住放声呻吟了起来,那一直紧闭着的双目也终于睁开,一双美眸立即怒视着吞天魔帝。  恍惚间,清衍静饱满双峰前的两点红梅已经变硬了许多,挺立后带给吞天魔帝的摩擦感觉更加舒适。  吞天魔帝的舌头在清衍静的檀口中更是已经肆虐了不知多长时间,也不知玩弄了多久清衍静的玉舌。在这种情况下,清衍静已经根本没有反抗之力,也没有去反抗的意思了,一开始还试图躲避吞天魔帝在自己口中的调戏,到后来已经懒得再去移动自己的舌头,任由吞天魔帝在上面蹂躏夺取琼浆玉液。  享乐多年的吞天魔帝此时如同乍见宝库的乞丐,完全不舍得将舌头从清衍静的口中撤出,在其中享受了许久的温热柔软、吸吮了许久,直到清衍静的嘴唇已经隐隐有些发干才恋恋不舍地撤了出来。  两人的津液连成一线,构成一道淫秽的弧线,却又彷佛代表了二人的结合。  不过吞天魔帝却丝毫不在乎清衍静目光中的威胁之意,反而更加频繁地揉捏了起来,令清衍静那雪白的俏脸顿时变得通红了起来。「冷美人,感觉如何?」吞天魔帝将脸贴近了清衍静的俏脸,一边摩挲一边询问清衍静的感受,他很享受这种舒服的感觉。  而清衍静感受着俏脸那滚烫的感觉也是令那原本冷若冰霜的俏脸变得更加通红了起来。「冷美人,感觉如何?」吞天魔帝将脸贴近了清衍静的俏脸,一边摩挲一边询问清衍静的感受,他很享受这种舒服的感觉。  清衍静俏脸冰寒,咬着银牙道 「牧尘会来救我的,你们就等着吧。」  吞天魔帝哄然淫笑:「那我会替牧尘好好照顾你的。」  第二天。  「唔嗯……好大……用力点啊……啊……」粗重的喘息声和诱人的呻吟声中,拥有三千青丝的女子在吞天魔帝的抽动下,扭动着丰满火辣的赤裸女体。  「 嘶啦!」 声声衣帛撕裂声想起,赫然是吞天魔帝将清衍静的衣衫撕得片片破碎,露出下面如美玉一般洁白无瑕,纤侬合度的绝美女体。修长优雅的玉颈,坚挺饱满的酥胸,曲线优美的小腰,浑圆挺翘的美臀,修长笔直的玉腿顿时露了出来。  「嗯嗯……嗯嗯嗯……」清衍静兴奋的娇喘着。玉足弯曲着挤在吞天魔帝强壮的胸前,玉足不停磨蹭着他的粗腰。  「清衍静,你下面真会吸啊,穿上白丝袜干你我是不是更硬了?刚才我们一起操的你爽还是现在爽?」吞天魔帝不停的抽插着,灵力光幕中隐隐能看到吞天魔帝进出着白嫩圆臀的画面,下下有力,撞的雪白臀部「啪啪」作响。  「嗯嗯啊……嗯嗯嗯……轻点……」清衍静低声回应着,腰间不停的扭动,配合肉棒的进出。柔软的奶子不停的晃动,双手死命抓着床单,像是快感不断涌来。  「宝贝,你的牧尘呢,都干的你骚成这样了,牧尘是不是怕了。」吞天魔帝奋力挺动着粗腰,下体的肉棒顶的很深。「要是当着牧尘干是不是很刺激啊。」「嗯嗯嗯……别说了……你个混蛋嗯嗯……别再提了……」清衍静颤抖的说着,像是快感一拨又一波的袭向她的全身,「嗯嗯嗯……我一定会杀了你……嗯嗯啊……」「哼,都成这样了还大言不惭。」吞天魔帝插了很久,清衍静全身都不由自主的开始乱颤,没一会就被插到高潮了。休息了一会,吞天魔帝起了身,拍打着清衍静的翘臀。  「来美人,翘起来,我就喜欢你这白白的屁股,又圆又大。」清衍静顺从的爬了起来,跪倒床上,翘起雪白的臀部,吞天魔帝扶了扶粗大的巨龙,龟头挤弄了几下湿湿的阴唇就插了进去。  「嗯啊……好……大……嗯嗯嗯嗯……疼……嗯嗯嗯啊……嗯嗯嗯……」清衍静翘着臀,不停呻吟着,吞天魔帝在后面,捏住被开档白丝袜包裹着的肥美的雪臀,用力的抽插着,翘臀被溅起一阵阵肉浪。  「清衍静,好爽啊,小穴这么紧,夹的我受不了啦。」吞天魔帝奋力的抽插了几下,缓了缓气,然后伸手摸了摸清衍静的阴部,「毛这么多,都是毛多的女人性欲强,真没错啊。我就喜欢你这每次都跟天之骄女样的反抗,一被干上就是这股子浪样,够刺激啊,嘿嘿。」吞天魔帝开始大力干了起来,粗硬的肉棒快速的进出着清衍静的嫩穴。  「嗯嗯嗯啊……用力……嗯嗯嗯……要高潮了……嗯嗯嗯……」清衍静呻吟中带着快感,随着吞天魔帝猛烈的进攻,上身已经趴到了床上,脸颊埋在被间,细细的秀发散落开来,肩头随着肉棒的顶动有节奏的耸动着。  「啊,好紧,又这样夹我!射了!接住!」吞天魔帝猛力的抽插了数十下,粗大的巨龙一下顶在清衍静的深处射精了。随后,吞天魔帝趴在清衍静的身上,下体一直没有拔出来,过了好久,他们才起身离去。  清衍静被从背后抱着走进门,脚步蹒跚,步伐轻浮,全身不自然的扭动着,吞天魔帝在背后贴着清衍静的身体随后跟了进来,反手关上了门打开大灯。随即把清衍静按在门边,这个角度只能看到吞天魔帝的手伸进了清衍静的黑裙中,摸着清衍静穿着白色丝袜的大腿,白丝袜和内裤被卷在大腿根部,清衍静的裙子被掀起搭翘臀上,在黑色的裙摆和白丝袜中间,雪白的肤色是那么的显眼,臀部一片红印,想来是受过了不少揉捏。清衍静扶着墙壁,就这么的被吞天魔帝从背后干着。  清衍静的娇喘声间断的传来。过了一阵,吞天魔帝把清衍静推了过来,走到写字桌边坐上桌子,然后开始脱裤子,清衍静看着吞天魔帝脱衣服,粉红的俏脸上全是妩媚的神色,一双玉足来回蹭着,想把布鞋踢掉的感觉,可那双白色的布鞋是系带的,不解开带子脱不下来。接着吞天魔帝把清衍静穿着黑丝的小腿捧到自己胯间,用清衍静穿着黑丝的小腿来回的给自己肉棒做腿交。然后伸手拨开清衍静黑色衣裙的领口,肌肤被衬托的一片白嫩。  「美人,等我再把你干尿一次,就去洗。」说着吞天魔帝抱起白丝大腿,向前一步之后,下体就开始耸动起来「清衍静,好爽啊,刚才你在囚牢里尿了一地还不敢叫,看到你那表情我就硬的不行」说着就坐到椅太师椅,把清衍静拉过来,把战甲拉了上去,原来这条白丝袜也被扯破了裆部。  「嗯嗯……嗯嗯嗯……」清衍静兴奋的娇喘着。房间里的灯光大开。地上散落着清衍静的胸罩、内裤、战甲,好几双白丝袜以及布鞋,茶几旁沙发的一角,还有两条短裙和几条白丝袜。而它们的主人清衍静,此时正双手扶着吞天魔帝的肩膀,跨坐在他的身上。她上身的黑色连衣裙的拉链被解开,肩带上沿也环在了她的手臂上。里面是真空的,一对雪白的大白兔清晰可见,胸前不知道是汗水还是淫液的液体在泛着光泽。连衣裙挡住了两人正在交合的下体。只看到大腿上包裹着黑色的裤袜,裸露在外的柔嫩肌肤此刻在灯光的映衬下显得晶莹剔透。  而吞天魔帝则一手摸着清衍静的白丝大腿,一手抓着一只大奶把玩着,身体靠在椅背上欣赏着清衍静那娇喘的表情和扭动的胴体。下半身一下一下朝上有规律地挺动摩擦。  房间内弥漫着他们现在的喘气声和肉体碰撞声。他的手握住那对饱满挺拔的乳房,不停地揉摸捏弄。清衍静的长发此刻也随着他的顶送不停飘荡着。因为她是背对着我,所以我也看不到她现在的表情。只是可以从她那如水蛇般扭动地纤腰,还有吞天魔帝此刻那种兴奋快意地神情中体会出他们此刻的感觉。  「清衍静,你太性感了,记不记得这几天在哪里干的最爽啊?」吞天魔帝的手伸进了黑色的裙子里,抱住清衍静的圆臀不停的压向自己,控制着角度和力度,灵力光幕中他们俩下体被清衍静的裙摆挡住。只能想象到吞天魔帝进出着白嫩圆臀的画面,下下有力,撞的雪白臀部「啪啪」作响。「啊?在哪里被干的最爽?」「嗯嗯啊……嗯嗯嗯……轻点……」清衍静低声回应着,腰间不停的扭动,配合肉棒的进出。柔软的奶子不停的晃动,双手死命抓着吞天魔帝的肩膀,像是快感不断涌来。  「清衍静,放心,刚才我安排过了,今晚没有别的魔帝在,很安全的。」吞天魔帝抱着清衍静的圆臀奋力挺动着,下体的肉棒顶的很深。「空中干是不是也刺激啊,闭关之所也有感觉呢?还是说刚才在囚牢里更让你兴奋?」「嗯嗯嗯……别说了……你个混蛋……」清衍静颤抖的说着,像是快感一拨又一波的袭向她的全身,「嗯嗯嗯……记住,过了今天,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了,记住噢……以后别……来找我……嗯嗯啊……」「哼,你个骚货,今天这话讲了这么多次你以为我会不知道!以后只要被我看见你穿白丝袜我就干你的腿,射你白丝袜上,不穿白丝袜我就射在你奶子上,射在你脸上!」吞天魔帝抱住清衍静的圆臀不停的压向自己,清衍静小腿紧绷,小腿上的布鞋踮起在地摊上颤抖着。接着全身都不由自主的开始乱颤,没一会就被插到高潮了。休息了一会,吞天魔帝起了身,把怀里的极品美人抱到床上。  「清衍静,你就是个骚货,每次干你,只要说说这些刺激你,马上就高潮了。  翘起来,跪在床上。」清衍静顺从的爬了起来,跪在床上,翘起雪白的臀部,吞天魔帝扶了扶粗大的巨龙,一下就就插了进去。  「嗯啊……好……大……嗯嗯嗯嗯……好舒服……嗯嗯嗯啊……嗯嗯嗯……」清衍静翘着臀,不停呻吟着,吞天魔帝在后面,捏住被白丝袜包裹着的肥美的雪臀,用力的抽插着,翘臀被溅起一阵阵肉浪。「嗯嗯嗯……好…好棒……」「清衍静,一到这房间就浪成这样,你还没说呢,这些天,在哪里做爱最让你兴奋啊?」吞天魔帝奋力的抽插了几下,缓了缓气,然后伸手摸了摸清衍静的阴部,「毛这么多,下次给你剃了吧。我就喜欢你这每次都跟天之骄女样的反抗,这么漂亮的腿还穿白丝袜和布鞋,一被干上又变成这股子浪样。说啊,在哪干你你最兴奋?」吞天魔帝开始大力干了起来,粗硬的肉棒快速的进出着清衍静的嫩穴。  「嗯嗯嗯啊……用力……嗯嗯嗯……要高潮了……嗯嗯嗯……」清衍静呻吟中带着快感,随着身后吞天魔帝猛烈的进攻,上身趴到了床上,脸颊埋在被间,细细的秀发散落开来,肩头随着肉棒的顶动有节奏的耸动着。  「清衍静,爽成这样,你还没说呢,这些天,在哪里做爱最让你兴奋啊?」「嗯嗯嗯啊……别问……嗯嗯嗯……要丢了……嗯嗯嗯……」「是不是一想到刚才在囚牢里尿一地就要高潮了啊?」「嗯啊……嗯嗯…噢…」「清衍静…每天射几次在你这性感的白丝袜腿上都不觉得累,带着我的精液在白丝袜上是不是很爽?」「嗯嗯嗯啊…求求你…别…问了……」「是不是要尿了啊?」「好舒服……嗯嗯……嗯啊……啊……」「哪里干你最舒服?」「都……都舒服……嗯…嗯……」「在哪个地方干的最舒服?囚牢?浮屠古族里?魔帝府?回廊?还是我的闭关之地?」「别问……嗯嗯嗯……我受不了了……嗯嗯嗯……」「是你老公的房间,还是这里?」「这……这里舒服……噢…啊……啊……」「是不是专门穿白丝袜和黑布鞋下来让我干?」「是……是……噢…啊……啊……专门穿白丝袜来让你干……干我……干死我……啊……」「清衍静,你就是个小骚货,是不是我的骚货美腿静?」「是……是…啊……是……是你的小骚货…穿白丝袜来让你干……干我的腿…射在我的白丝袜上……让我的白丝袜上带着你的精液回浮屠古族……啊……啊……不行了……」随着清衍静身体一阵剧烈的抖动,床单上迅速出现了一片湿痕,清衍静圆臀颤抖着,下体喷出大量的淫水,浑身不住的颤动「啊……啊……死了……噢……噢……」吞天魔帝疯狂的干了起来,过来一会,粗硬的肉棒快速的抽出清衍静的嫩穴,一股白精喷射在被黑丝包裹着的大腿上。随后,吞天魔帝握着丝毫没有软掉的肉棒来到清衍静穿着黑白丝袜和白色系带布鞋的玉足上,用清衍静还穿着布鞋的脚做足交,最后又射了一些在穿着白色布鞋的黑丝脚背上。  清衍静此时全身瘫软在床上,衣衫不整,秀发散乱。长发覆盖下张开大大的嘴呼着气,而吞天魔帝运转魔气,从各个角度定位的战利品,特别是清衍静的腿,精液的特写就传送好几张。  「原来你最兴奋的是在浮屠古族干你啊,马上就开战了,下次就去你的族中,让你的白丝袜上带着我的精液去慰劳我们族人,哈哈哈」「唔……」清衍静无力的呻吟了一声,是反抗,还是同意。「你……混蛋……」「哈哈哈,骚货,穿好白丝袜和布鞋等着我吧。」「唔……」「啊,已经在这房间里干了这么多次,每次都这么爽!」吞天魔帝用手机拍着,粗大的巨龙一下顶在清衍静的穴口处。随后,各个角度拍下照片,清衍静被反过来侧身蜷在床上,脚上的白色布鞋还没脱,与脚背上的精液交相呼应。腿上的深黑色白丝袜带着白精,裤袜裆部早被扯破,内裤只穿了一条退,下体一直都有液体出来,透明的、白色的。  吞天魔帝拿出那件清衍静经常在浮屠古族穿的战甲,和几条被扯破的裤袜,黑色的、还有几条白色的放在清衍静身边,然后又把地上的几双布鞋摆了过来,定位了浮屠古族的空间,把之前的光幕全部传送了过去。  过了好久,清衍静被扒下身上衣服,美腿被吞天魔帝套上了一条随手抓来的白丝袜,裤袜的裆部早已被扯破,吞天魔帝伸手在白丝袜大腿上摸了几把,给清衍静穿上了那双银色布鞋。才起身抱着清衍静去洗手间。  「噢……嗯啊……嗯嗯…噢…你…又来……」清衍静的声音从洗手间里发出,吞天魔帝房间的毛玻璃只有下面一半,可以看到清衍静坐在洗漱台上,双手抓着吞天魔帝的脖子,头低低的,头发挡住了脸。穿着白丝袜和银色布鞋的双腿被吞天魔帝挽在手上,吞天魔帝的下体正对着清衍静的圆臀顶送着。  「噢……嗯……你…好厉害噢……要被你干死了……」「清衍静,干了多少次啊?」吞天魔帝举起清衍静的穿着白丝袜的右腿,张嘴在清衍静的肉丝小腿上咬着、舔着,白丝袜脚上,布鞋闪着银光,随着吞天魔帝下体的顶送而抖动着。  「你…好厉害……人家下午…不记得被…干了……多少次……只知道…一下午…都…在被你弄…晚饭时候…晚饭时候…被你压在沙发上…按在酒桌上……顶在包厢厕所的墙壁上……噢……好舒服……我……受不了了……啊啊啊……你个……坏人…人家…没穿白丝袜……你也…做坏事……」「穿白丝袜射你腿上,射你白丝袜上。不穿我就射你奶子上,射你脸上……啊……骚货,又夹这么紧,不行,没说完不许你高潮。你故意说这个是想要高潮是吧?」吞天魔帝下体的顶送幅度和频率降低了一些,双手抱着清衍静那被裤袜包裹着的的圆臀,清衍静的穿着白丝袜和银色布鞋的小腿却紧紧的扣住了吞天魔帝的腰。「接着讲!」「你……吃完晚饭,在人家的房间里,当着人家,人家老公面……弄人家……然后还,还在人家的浴室……又被你弄丢了…」「还…还把人家骗去天台,用腿给你弄……还,被你拖进闭关地,被干丢了……你还,还不满足…人家,都被你干软了,还把人家抱进囚牢里,说你…早就…想在囚牢里……干我……噢…噢…」「人家,在囚牢里被你…弄虚脱了都……你射了那么多次,还这么硬……噢……好舒服……」「你还,把人家压在走廊上弄,又被你弄丢了…还从外面弄回房里,进了门,又被你弄虚脱了一次……」「你…好厉害噢…弄了一天…还这么硬……好舒服…要被你干死了……快一点……啊啊……」清衍静的穿着白丝袜和银色布鞋的小腿紧紧的扣着吞天魔帝的腰,淫靡的用白丝袜小腿和布鞋鞋摩擦着吞天魔帝的下体。  「清衍静,骚货,回去时候,还要继续像这样干你,干死你,干你到天亮!」吞天魔帝开始加快速度,「啪、啪」声越来越急促。  「噢…噢…噢……好…好舒服…噢……被你干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记好舒服…记得……来找我……啊啊啊……」「我操!清衍静,你个骚货,想要高潮就直说!只要被我看见你穿白丝袜我就干你,干你穿着白丝袜的腿,射在你白丝袜上,不穿白丝袜我就射在你奶子上,射在你脸上!让你身上带着我的精液回浮屠古族!!!」吞天魔帝抱住清衍静的肉丝圆臀,疯狂地顶送着,清衍静小腿紧绷,白丝袜小腿上的银色布鞋交叉地颤抖着。接着全身乱颤,又一大股爱液喷了出,顺着洗漱台和吞天魔帝的腿流了下来。  三日之后,大千世界上突然流传出一种影像,而且在极短的时间内就迅速传遍了整个大千世界。这影像持续时间极长,内容是当年浮屠古族的天之骄女——清衍静。  影像上,清衍静妖娆诱惑的胴体,甜腻诱人的呻吟, 全身瘫软在床上,衣衫不整,秀发散乱。长发覆盖下张开大大的嘴呼着气,穿着白色和黑色布鞋的玉足上。  这一幕顿时让浮屠古族无数强者瞪大了眼。清衍静何等人物?平时高高在上,宛如女神一般,需要他们顶礼膜拜,在他们心中根本不敢有丝毫亵渎,此刻却如同一名弱女子一般被人肆意凌辱。纵然此刻浮屠古族即将沦陷,大千世界朝不保夕,浮屠古族强者心中绝望的阴云笼罩,那完美的胴体却依旧让他们瞪大了眼,死死看着天幕中的景象,唯恐错过一丝,更有甚者,还以投影水晶将天幕中的影像记录了下来。  看着往日高高在上的清衍静和无数俊杰心中的女神清衍静被吞天魔帝如同女奴一般在调教凌辱,让这些人在绝望的同时,却也有一种变态的快感。他们死死盯着天幕,脑海中却是将自己幻想成了吞天魔帝,幻想着是自己在玩弄这曾经高高在上的绝代佳人。大千世界的人看见光幕上淫乱的影像,一阵惊呼。「嘿,清衍静在和谁交合呢,看起来有点眼熟」「笨,那可是域外邪族的魔帝,呜呼没想到清衍静平时那么冷艳本性却是那么的淫荡。」顿时大千世界无数的男人自己幻想成吞天魔帝在众目睽睽之下在打起了飞机。[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