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754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章、淫靡考核  「哗——」  随着一声脆响,一股热水从莲蓬头中倾泻而下。淋在棠妙雪那赤裸着的,彷如凝脂般诱人的娇躯上,蒸腾起片片热气。  「呼,真舒服……」  棠妙雪张开樱唇,舒服地吐出口中的热水,伸出玉臂用手擦了擦浴室前那被水雾朦胧的镜子。  于是一个倾国倾城的赤裸美人,便出现在了镜中——  只见镜中的棠妙雪一头乌黑的秀发,湿漉漉的散在雪白的裸肩上,洁白无暇的瓜子脸上是一对灵秀动人的凤目,高挺的鼻梁加上殷红的樱唇,精致的五官仿佛鬼雕神塑一样完美无瑕。  温水滑过她雪绒脂蓄般洁白丰满的椒乳,却并不能掩饰她乳尖那两点娇嫩欲滴的嫣红,以至于将她那无限美好的上半身毫无保留的展现在镜中。  再加上她下身那两条在透明温水中的魅惑无限的修长美腿,以及踩在地板上那双在雪白的纤足,镜中的棠妙雪整个人美的让人窒息!  「嗯,还不错……」  棠妙雪对着镜中的自己满意地嫣然一笑,接着便关上莲蓬头,裹上毛巾,迈步走出了浴室。  这是一间三室两厅的高级客房,是花海酒店最高层,同时也是最豪华的一间客房。  虽然没开灯,但是借着落地窗外的月光,还是能看见屋里装修的相当奢华。  「呵呵,竟然给那个苏队长定了间这么高级的房间,老琨可真会拍马屁……」  望着这个豪华的客房,棠妙雪忍不住讽刺了琨沙一句,接着便走到墙边打开了灯。  等灯光亮起之后,棠妙雪回头往床上一看,顿时一愣——  只见在硕大的席梦思床上,竟然放着一个敞开的硕大皮箱,皮箱内有一把消音手枪,一把军用匕首,而最令人惊心的,是棠妙雪发现在那把军用匕首上,竟然带着一丝血迹。  「这是……」  「嘿嘿,真是个美丽的身体啊,老子今天算是赚到了……」  正当棠妙雪望着床上忽然出现的凶器发愣的时候,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猥琐的淫笑声。  「嗖——!」  正当棠妙雪闻声刚想回头看看,忽然一道劲风从背后袭来,棠妙雪瞬间感觉自己的喉咙被条粗壮的手臂扼住了,而身体也被这条粗壮的手臂拉着向后倒去。  棠妙雪侧脸用余光瞄了一眼,发现袭击自己的是个一身黑衣的蒙面人。  「去死吧——!臭条子——!」  随着蒙面人这吼声,棠妙雪感觉自己脖子上手臂勒的更紧了。  生死之间,棠妙雪一咬银牙,双手紧紧拉住脖子上的手臂,同时抬起腿一脚踢中床上的箱子,只见箱子中的匕首顿时被弹起,向着棠妙雪凌空飞来。  而棠妙雪也是眼疾手快,伸手一把握住匕首一反手,便握着匕首向身后男人的肋骨刺去。  但眼看着匕首就要刺中,忽然棠妙雪秀眉一挑,再次一转手,刀刃变刀柄,噗的一声,捅在了身后男人的肋骨上。  「嗯……」  男人闷哼一声,松开了棠妙雪,接着只见他迅捷地纵身一跃翻到了床上,一把拿过床上的消音手枪,转身瞄准了身后的棠妙雪。  但奇怪的是,棠妙雪却没有任何行动,只是冷冷地看着床上的蒙面人。  「呵呵,棠队长,你知不知道,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你刚才为什么不刺下去?是心软吗?还是不敢杀人?」  只见蒙面人也没有开枪,反而望着眼前的棠妙雪冷冷地问道。  「嘻嘻,都不是,我只是怕刺伤领导……」  棠妙雪嫣然一笑,往在旁边的椅子上轻轻地坐了下来,翘起那双光滑洁白的二郎美腿望着眼前的蒙面人说道:  「……我说的对吧,苏大队长。」  蒙面人闻言沉默了一下,接着一把掀开了自己的面罩,露出苏俊威那张带着坏笑的脸。  「呵呵,不错嘛,在生死存亡之时还能保持冷静,进行理性的分析……棠大队长,你很有当卧底的潜质。」  「嘻嘻,过奖了,要不是苏大队长骂的一句『臭条子』,我也听不出来是你……」  棠妙雪谦虚地说道,接着嘴角一翘,微笑道:  「怎么样?苏大队长,我这算是考核过关了吗?」  「呵呵,当然算,但这只是第一道考题……」  苏俊威从床上下来,走到旁边的酒柜旁拿了瓶葡萄酒倒了两杯,并将其中一杯递到棠妙雪的眼前,微笑道:  「对不起,让棠妙雪大队长受惊了,喝杯红酒定定神吧。」  「谢谢………」  棠妙雪拿起微笑接过咖啡抿了一口,接着,只见她抬起双臂,优雅地伸了个懒腰。  结果棠妙雪这一伸懒腰,只见在浴巾间那对雪白迷人的乳房更加突出,而她那双叠在一起的修长雪白的美腿之间,似乎隐约也露出几根稀疏的毛发。  坐在对面的苏俊威眉头一翘,望着棠妙雪胸前那抹雪白丰乳和雪白的修长美腿调笑道:  「呵呵,棠大队长,春寒料峭,这么冷的夜晚,你要不要先把衣服穿上?」  「嘻嘻,不用了,反正等会儿还得脱,再说了……」  棠妙雪微笑着放下雪腿,凤目瞄着身旁陈俊威微笑道:  「……这样更方便您的『考核』嘛,我说的是吧?苏大队长……」  「呵呵,棠大队长果然名不虚传,怪不得琨局长这么『器重』你……」  苏俊威颇有深意地看了眼棠妙雪,接着从旁边拿起一个文件夹递给了棠妙雪——  「……棠大队长,你看一下这个文件……」  棠妙雪接过文件打开一看,只见上面有个一身西服,脑满肠肥的胖男人图片,在这个男人肖像的下方则是密密麻麻的几排小字。  「五,四,三,二,一……好了。」  只见苏俊威倒数了五个数,便伸手将文件从棠妙雪的手中拿回来,望着棠妙雪肃穆道:  「棠大队长,第二题——刚才文件上都写了什么?请复述一遍。」  棠妙雪闻言愣了一下,接着便醒悟这是苏俊威在考验他的记忆力,于是嫣然一笑,开口道:  「珀峰,男,四十五岁,在平等法案通过之后,他收购了大部分原花海城资产并进行重组,建立了花海市最庞大的连锁色情产业集团——『铂金集团』,其麾下有三百一十三间地下花奴店,雇佣了一万多名解放花奴,所以被他也称为『花海色帝』  尤其是他旗下『铂金俱乐部』培养的百名『铂金女郎』,曾在历届「玩偶大赛」取得过优异的成绩,是『玩偶大赛』最有实力夺冠的代表队之一。  怎么样?苏大队长,我背的没错吧,那么这男人跟咱们的案子有什么关系吗?「  「厉害,厉害,一字不差……」  面对过目不忘的棠妙雪,苏俊威仍不住鼓掌夸赞了一句,接着打开文件跟棠妙雪解释道:  「呵呵,当然有关系……这个珀峰大老板是不但是『玩偶大赛』最大参赛队伍的幕后老板,同时他也是『玩偶大赛』最大的赞助商之一。  但也正因为如此,他被恐怖分子盯上了,昨天在案情会上我们说到的那几个被害的女孩全部出自于他的俱乐部,我们反恐组推测,恐怖分子的下一个袭击对象,最有可能就是他,只要把他杀了,玩偶大赛就绝对举办不了。  而且从被害者都出自于他麾下俱乐部这点来看,在他的参赛俱乐部里,很有可能潜伏着恐怖分子的内线。  所以,我们想把你安插到他身边去,一是保护他,二是通过调查他的周边情况,把潜藏在俱乐部里的内线揪出来,然后顺藤摸瓜,一举捣毁这伙恐怖分子。「  「原来如此,不过你打算怎么把我安插到他身边去?」  棠妙雪闻言点了点头,抬头问道。  「很简单,自从恐袭案发生后,他手底下的花奴因为害怕跑了不少,所以他现在到处在收购花奴以重组比赛队伍,所以我准备装成一个花奴贩子,带着你去应聘,也就是说……」  说到这,只见苏俊威忽然一停,转过头来盯着棠妙雪风衣下那双修长洁白的美腿说道:  「……棠大队长,我准备把你『卖』给他,你觉得如何?」  棠妙雪闻言愣了一下,接着嘴角一翘,嫣然道:  「嘻嘻,好主意,不过,你可不要把我『卖』的太便宜哦……」  「哈哈哈,有了棠队长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不过……」  说着,苏俊威拿起旁边桌上的一个微型摄像机,转头对棠妙雪说道:  「……棠大队长,按照铂金俱乐部的招聘规定,任何应聘的花奴,都要拍摄一段自我介绍的视频,拍视频时,不但要全裸,而且还要同时对着镜头自慰。  拍摄完成后,投稿到他们的官方网站上以方便他们审阅,所以,棠大队长……「  说到这,苏俊威伸手指了指眼棠妙雪那半裸的娇躯,微笑道:  「……你不介意吧。」  「嘻嘻,当然不介意,您想让我干什么都行,粗暴一点也没关系,不过……」  虽然棠妙雪早就做好了今晚会被眼前这个男人肆意奸淫的准备,但一听居然还要摄像,棠妙雪内心还是有点担心,于是疑惑道:  「……不过,苏大队长,拍摄视频不会暴露我的卧底身份吗?」  「呵呵,放心吧,我们反恐小组已经给你准备了一个完美无缺的假身份……」  说到这,苏俊威拿起茶几上的另一个文件夹递给了棠妙雪。  「纪柔,女,二十三岁……」  棠妙雪接过身份文件仔细读了起来,而站在旁边的苏俊威这次也没有急于拿回这份文件,而是耐心地让棠妙雪仔细的读完了,然后问道:  「怎么样?都记住了吗?」  「记住了。」  棠妙雪自信的回答道。  「好,那就好……」  苏俊威毫不客气地伸出手在棠妙雪那雪白的大腿上捏了一下,接着转身来到棠妙雪的对面坐了下来,望着她淫笑道:  「好了,纪柔小姐,还犹豫什么呢?还不快把毯子扔掉,让我欣赏一下你这身雪白的淫肉……」  「呵呵,好吧……」  既然确定了苏俊威一切都已安排妥当,棠妙雪便再无顾忌,只见她嫣然一笑,一把便扔掉了遮住自己裸体的被单,使自己拿雪白曼妙的美丽胴体彻底暴露在了苏俊威的眼前。  「呼……」  望着眼前忽然出现绝美的胴体,苏俊威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下体也不由得膨胀了起来。  接着,棠妙雪将娇躯仰靠在沙发背上,向着苏俊威缓缓地分开自己那双雪白修长的美腿,然后只见棠妙雪用手指一边揉着胯间娇嫩欲滴的阴唇,一边对着摄像头魅惑着自我介绍道:  「大家好,我叫纪柔,今年二十三岁,职业是名空姐,乳头和阴唇的颜色是粉红色,喜欢穿黑色的蕾丝胸衣和吊带裤袜,每个星期要剃一次阴毛,喜欢洗澡时手淫。  因为我原来一名夏奇拉花奴,所以在当空姐执行飞行任务的同时,还要为乘客提供性服务。  在飞行时,那些客人经常趁我为他们端茶倒水的时候,忽然抱住我的身体,然后像这样把我脱的一丝不挂,四肢大开的摁在座位上,然后伸出手像这样肆意抠弄我的阴唇,直到我喷出的淫水浸满他们的手掌。当然,这时其他客人也不会闲着……」  说到这儿,只见棠妙雪伸出手,捧起自己那只丰满白嫩的右乳,伸出舌头一边舔弄粉红的乳头,一边对着摄像头魅惑道:  「……他们会像这样七手八脚的揉捏玩弄我的乳房和身体各处,当然,像手脚和嘴巴这样能够供他们取乐的部分,他们也不会放过——  他们经常掏出自己的阳具顶在我的脸颊上,或者直接塞进我的嘴里。让我用双手和嘴巴取悦他们,完事儿之后,他们并将精液直接射在我的脸上或者身上。  所以每次工作完成的时候,我都是满头满脸男人的花白精液。  说真的,我真是爱死那浑身洒满男人腥臭体液的感觉……」  说到这儿,只见棠妙雪合上双腿坐起身来,对着摄像头来了一个飞吻,媚笑道:  「……虽然现在已经解放了,但是我依然怀念那种被男人肆意淫辱的感觉,铂金俱乐部的领导们,你们愿意给纪柔一个服侍你们的机会吗?」  「好!可以了!」  见到棠妙雪如此的配合的来了一场淫乱的自我介绍,苏俊威满意地合上了摄像机,望着她说道:  「呵呵,棠队长,你好像对这种淫乱表演很熟悉啊……」  「嘻嘻,这没什么,以前我的主人经常命令我做这些色情表演取悦他,我都已经习惯了……」  收到这,只见棠妙雪微笑着从沙发上站起身来,迈开玉步,赤身裸体的来到苏俊威面前双膝跪了下来,然后伸出玉臂,去解苏俊威的腰带。  「呵呵,棠队长,你这是干什么?」  望着胯间温顺而又性感的裸体美人,苏俊威明知故问道。  「嘘——我现在不是女警官棠妙雪,而是玩偶女郎棠柔,我现在要服侍我的客人……」  说到这,棠妙雪站起身来,凑到苏俊威的耳边吐气如兰道。  「苏大队长,现在柔儿的身体被你弄的春潮泛滥,你可不能只管放火,却不管灭火啊。」  「呵呵,那是当然,不过先不急,美人,你还有最后一道考题……」  说到这,苏俊威伸手用力在棠妙雪的翘臀上拍了一下,接着从随身的挎包里掏出一张照片递给了她,同时说道:  「……美人,我还要考考你的推理能力,告诉我,照片上这个女孩都发生过什么?」  棠妙雪接过照片一看,顿时愣了一下——  只见这幅照片中是一个衣冠不整,近乎半裸的女孩。  只见这个女孩四肢大开的躺在地上,身上的衬衫和裤子都被人扯碎,以至于女人最重要的胸部和下体都赤裸裸的暴露在空气中。  不但如此,这个女孩而从胸部到小腹布满了殷红抓痕和咬痕,而在这些伤痕之上,则到处是干涸的精斑和尿渍。  更渗人的是,只见在这个女孩大分着两腿中间的蜜穴里,竟然塞着一只红色的高跟鞋,从阴道中流出的精液顺着红色鞋尖流到了鞋里,看起来分在刺眼。  「这是我原来办的一个奸杀案的现场照片,我现在想让你推断一下这个女孩子发生过什么,凶手是如何强奸她的,只要你能根据推理复述出当时的情况,你的考核就通过了。」  「呵呵,原来是这样……」  棠妙雪闻言微微一笑,站起娇躯,分开雪腿赤裸着跨坐在苏俊威的膝盖上,然后一边拉起苏俊威的一只手放到自己的乳房上,一边拿着照片分析道:  「这个女孩大概十八九岁,从地上被扯碎的水手服来看,她应该是个学生。」  「嗯……不错,还有呢?」  苏俊威用手捏玩着棠妙雪粉嫩的乳房,然后张嘴将乳头含了进去,然后一边吸允含糊不清地问道。  「还有就是……」  说到这,只见棠妙雪微微一笑,伸手拿起桌上的红酒,从自己的脖子上倒了下去,鲜红的葡萄酒顺着她的脖颈直接划过她的乳房流进了苏俊威的嘴里。  「呵呵,棠小姐,你这是干什么」「  苏俊威一边舔弄着棠妙雪带着酒味的乳头,一边问道。  「呵呵,苏队长,用嘴巴说太无趣了,不如这样吧,咱俩重现一下重现这女孩儿被强奸时的场景,怎么样?」  棠妙雪望着苏俊威吃吃地说道。  「重现?你怎么重现?」  苏俊威闻言道。  「嘻嘻,当然是用我的身体重现……」  说到这,只见棠妙雪站起身来,拿起床上的衬衫和丝裤穿好,接着转身来到浴室中,回头对苏俊威神秘的一笑,道:  「首先,这女孩遇袭时,应该下着雨,或者说是在水塘被强奸的,所以她身上才会湿漉漉的,就像这个样子……」  说完,只见棠妙雪用手指挑起乳尖上的一滴红酒舔进了樱唇里。  「嗯,没错……还有呢?」  望着眼前棠妙雪那微微颤颤的乳房,苏俊威食指大动,再次将她含进了嘴里。  「还有就是这女孩虽然被奸杀了,但这个案子却不是个强奸案,这个女孩应该是个花奴,她应该是在服侍主人的时候,不小心被主人奸杀了。  理由是她的指甲很干净,也没有破损,这就说明凶手在奸淫她时,她连最基本的反抗都没有,非常配合,否则她的指甲里应该有凶手的皮肤血迹。「  「嗯,有道理,不过这样一来,案件的性质就变了……」  说到这,只见苏俊威将棠妙雪拦腰抱起来放到了地上,然后缓缓地站起身来伸出手,一把掰住了棠妙雪的下巴,然后望着她的俏脸道:  「现在告诉我,你这个贱奴,照片上的女孩还遭到了什么事情?」  一听苏俊威骂她是贱奴,棠妙雪顿时知道他已经入戏了,而潜藏在棠妙雪内心的花奴本性顿时让她激动的浑身颤抖,只见一滴晶莹的淫水顺着棠妙雪的大腿根里流了出来……  「主,主人,从照片上看,女孩的嘴巴周围全是精斑,所以凶手应该强迫她口交过……」  「呵呵!很好,难得遇到你这么聪明又温顺的性奴……」  苏俊威闻言笑着凑到棠妙雪的面前,在她那俏丽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紧接着,只见他转身来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然后向下一拉裤链,顿时,他胯间那黑乎乎的阳具便甩了开来,接着,只见他一手握着阳具对棠妙雪甩了甩,一手对她淫笑道:  「来吧,宝贝,过来做些你这个性奴该做的事……」  「遵命,主人……」  棠妙雪闻言嫣然一笑,裸身趴在了地上,然后爬到了来到苏俊威的胯间,伸出纤细的玉手扶起苏俊威胯间那硕大的阳具,张开樱唇,一口将它含了进去。  「哦……又温又软,太舒服了,美人,你的小嘴和舌头天生是为吸允男人的阳具而诞生的……」  随着苏俊威舒服的呼了一口气。棠妙雪便感觉插在她嘴里的阳具猛地变的粗硬无比,直接戳中了她的喉咙,于是一股恶臭顿时呛棠妙雪忍不住一阵恶心。  棠妙雪将苏俊威的阳具从口中抽出来一看,只见上面满是花白的污垢,于是对着苏俊威微微一笑,道:  「主人,你这宝贝上全是污垢,怎么?您最近都没洗过澡吗?」  「当然,我们可是警察,每天风里来雨里去,哪有时间保持卫生。」  说到这,只见苏俊威瞄了一眼胯间的棠妙雪,微笑道:  「怎么?你嫌我脏吗?」  「呵呵,当然不会,主人,我是您的花奴,怎么会嫌弃您呢?让奴儿用舌头来帮您清理一下……」  说完,只见棠妙雪用手指拨开苏俊威阳具的包皮,伸出舌头仔细的舔弄上的污垢。  「呼……真舒服。」  苏俊威舒爽地叫了一声,然后甩掉皮鞋,抬起一直脚,用力地踩在了胯间棠妙雪的雪乳上,然后一边用脚趾夹着棠妙雪的乳尖揉捏玩耍,一边问道:  「……美人,这女孩的身上还发生了什么,你一口气说完吧,我要在你的身体上重现一遍。」  「嗯,这可不少呢……」  棠妙雪闻言吐出口中的阳具,然后捧起自己雪白的双乳夹住苏俊威肮脏的脚掌在乳沟中来回摩擦,一边说道:  「……女孩的四肢有被捆绑的痕迹,而从她小穴和肛门无法闭合的情况来看,在她生前这两处都遭到过阳具粗暴的抽插玩弄。  再加上从她乳房上道道血痕来看,凶杀在奸淫她的同时,还用鞭子或者绳子之类的东西鞭打过她的胸乳,而最后那个塞在她阴道里的高跟鞋,应该是她为了堵住凶手射在她下体里的精液。」  「呵呵,很好,非常正确……」  说到这,只见苏俊威忽然一把拽着棠妙雪的金发将她拉了起来,反手将她的赤裸的胴体压在了旁边的沙发上。  接着,只见苏俊威将扛起棠妙雪的一只雪白美腿便扛在了肩上,同时扶着自己粗硬阳具噗嗤一声便捅进了棠妙雪那湿滑的阴道里。  「啊——呜……」  早已空虚难耐的柔嫩阴道终于迎来男人最坚硬炙热的进入,棠妙雪顿时欲火焚身地荡叫了起来。  可就在棠妙雪张嘴的时候,忽然感觉口中一苦,棠妙雪睁眼一看,只见苏俊威竟然将棠妙雪那只高跟鞋塞进了她的嘴里。  「嘿嘿,美人,这是你的高跟鞋,等会完事后我会将它插进你的下体里,所以你最好趁我射精前把它舔湿了,否则等会插进去的时候很疼的……」  说到这,苏俊威从旁边的裤子上抽出皮带折成两节,用它轻轻扫过棠妙雪那粉嫩雪白的乳房,然后一边握着她的脚脖,舔弄她雪白小腿,一边命令道:  「美人,把你自己这对粉白的乳房捧起来,我要抽打它们,要是你疼的把嘴里的高跟鞋弄掉了,那我可就要打你这漂亮的小脸蛋了哦。」  棠妙雪闻言绣眉翘了一下,接着嘴角一撇,用力咬紧了口中的高跟鞋,同时挺起胸部,伸出双手把自己的乳房捧到了苏俊威的眼前。  「哈哈——!好,真是个听话又淫荡的性奴隶——!」  苏俊威大吼一声,腰部用力向棠妙雪的胯间一挺,将自己的阳具深深地刺进棠妙雪的阴道里,同时扬起手中的皮带照着棠妙雪的乳房就抽了过去。  「啪!啪!啪!」  「呜……呜……」  于是一时之间,整个酒店房间里顿时笼罩在阵阵皮肉拍击以及棠妙雪发出的骄哼混合在一起的淫靡之声中。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