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Y的母亲


字数:2058

  认识ANY的母亲是缘起于ANY家想请一位钢琴老师,那时我还在大学读研究生。经朋友介绍,我去到ANY家参加面试,ANY母亲负责主考,看得出ANY母亲在钢琴方面有较深造诣。考核的内容相当严格,除了要考全面的基础理论知识,我还在琴上弹了两曲的高难曲目,这是我担任钢琴家教以来考核最难的一次,几乎将所有本领都是出来了,才最终得到ANY母亲的首肯。后来了解到我是第九位参加ANY家应聘的钢琴教师,前面几位都没上ANY母亲的法眼。
  我每周给ANY上两次钢琴课,每次都是ANY母亲打电话约我,上完课以后ANY母亲总是要热情地留我在她家里吃便饭。由于经常去ANY家教课,渐渐跟ANY母亲也熟了。ANY母亲时常关心我,使我感到一种母爱的感觉,由于我从小就离开家独自一人生活,每次见到ANY母亲,心里总是有说不出的温暖。由于我和ANY彼此年龄相差不大,久而久之我成了ANY的好朋友,她会经常给我打电话东拉西扯说个没完。同时也和我聊一些她家里的事,听说她父母的感情很一般,让她感觉父母根本不像是夫妻。

  她还说,母亲特别喜欢我这个小帅哥来她家。有一天,ANY母亲打电话来约我去给ANY上课。我到了她家,敲门的时候,发现门半掩着。我推门进去,叫了几声ANY,结果没人答应。正在感到奇怪,忽然听到哗啦哗啦的流水声。顺着水声走近一看,吓了我一跳。发现ANY母亲正赤身裸体坐躺在浴室里,匀净的大腿无力斜倚,水从喷头喷洒在雪白匀称的身体上缓缓流淌下来,圆润完美的乳房上满是晶莹的水珠,我从来没见过如此美好的女体,简直就像一尊女神。我整个人傻呆呆的立了半晌才清醒过来。仔细一观瞧,发现ANY母亲闭着眼睛,样子好像晕倒了。

  我急忙慌慌张张过去,弯下腰将ANY母亲扶起来。无意间触到ANY母亲滑腻柔软的奶子,丰满的胸部耸动着。使我既紧张又兴奋,狂硬的JJ因为又粗又长把裤裆顶起到了极点,龟头同内裤里重重的来回摩擦着,就像是一根火柴瞬间被划燃一般,一股热滚滚的精液忍不住喷射出来灌满了整个裤裆,顺着裤腿直淌。

  「阿姨,阿姨!你醒醒!……」我焦急地叫着ANY母亲。过了好一会,ANY母亲才微微睁开眼睛,望着我无力的说了声:「是你啊!」泄精过后我的大脑恢复了些许理性,这时我才注意到,ANY母亲从脸颊、脖颈一直到整个身体都映着微红,浴室里弥漫着一股浓浓的酒气,显然ANY母亲是因为喝酒喝高了,喝得有些不省人事。我赶快关上浴室喷头的开关,用尽吃奶的力气把ANY母亲抱到了卧室的大床上。

  说实在的,ANY母亲身高大约一米七左右,身材非常匀称,丝毫也不肥胖,只是我在力量上还有点欠缺罢了。我将ANY母亲的头垫在枕头上,身体平躺好。想马上离开,眼睛却总是不由自主地看着她那粉嫩的乳房,手不知觉的伸过去抚摸着,感觉一股热流从手掌心沿着胳臂一直传导了自己整个身体,又一次让我陷入无法自拔的状态。手指滑过ANY母亲平坦的腹部,触及到私处那丛柔密的阴毛。我的脸也情不自禁的贴了过去,用口含着她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的奶头吮吸起来。

  ANY母亲又一次恍惚地睁开了眼睛看着我,略带喘息地小声呻吟,看得出她是由于身体的兴奋恢复了一部分知觉。我被吓出一身冷汗,赶忙想站起来逃脱。忽然间,感到自己衣服被什么东西扯着,低头一看原来是ANY母亲的一只手正在拉我的衣服。「哦!别走……」ANY母亲像是喃喃自语,又像是在对我说话。这对我来说简直就是诱惑,本来我的脑海里理性还在拼命挣扎着,看着那美妙横陈令人垂涎欲滴的肉体,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和力量,竟然色胆包天,毫不犹豫地迅速脱光身上所有的衣服,一下子爬上床。

  此刻我的JJ已经坚硬得翘到了十三点的位置。我分开ANY母亲的大腿,这时ANY母亲下意识的用手轻推了我一下,还没来及真正反抗,我已挺起肉捧顶向ANY母亲的嫩肉穴,深深地插进紧窄的阴道深处,硕大浑圆的滚烫龟头直顶到ANY母亲的阴道最底部。

  ANY母亲「哦」一声娇叫,全身开始不禁颤抖起来。她的阴道内壁不住的收缩,挤压着我的阴茎,而子宫深处象是有无数的小手包裹着我的龟头。随着我阴茎的起伏进退,她平坦结实的小腹一挺一挺的迎接着我的插入,阴道内变得越来越润滑,爱液涓涓的涌出。「哦,哦,快点用力,快啊,别停……」

  ANY母亲疯狂的扭动着腰肢,像饥渴了许久的母狼如梦如幻般呻吟着。我的动作渐渐越来越大,ANY母亲很快就达到了高潮,好似八爪鱼一样忘我地抽搐着。我也达到兴奋的高峰,遍身酥麻,一股浓浓的精液直冲ANY母亲的子宫深处。我和ANY母亲不由自主地相互紧紧搂抱在一处,沉浸在彼此的欢愉中。等我慢慢缓醒过来的时候,ANY母亲已经安然熟睡了。

  我隐约感到房间里好像有人,猛一回头,惊奇的发现ANY正在伫立在卧室门口瞪大眼睛呆呆地望着我赤身裸体伏在她母亲身上……ANY脸颊雪一般惨白,开始她还咬牙忍着,浑身不住地颤抖。慢慢的双手掩着脸,眼泪从指缝中漫了出来。我刚想找些话来同她解释,没想到她头也不回地踉踉跄跄奔了出去。

                                【完】